• 周一. 11月 28th, 2022

乌云网

白帽子丨乌云知识库丨Wooyun丨乌云漏洞平台

浙大送外卖博士生:有人等着看笑话

admin

4月 8, 2022

浙大直博生、外卖员,在外界对孟伟的描述中,这两个有明显反差的身份尤为引人关注。“博士生送外卖,这不是大材小用?”这些争议让孟伟陷入舆论旋涡,他告诉新黄河记者,“骂我的网友不少。”

是立人设还是炒作?孟伟一一否认,他觉得如果这么做无异于将自己往火坑里推,他没有,也不想这么做,“没有价值”。

他认为自己骨子依然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,相较于物质的激励,他更得渴望精神上的丰足。或许是由此产生的“抵触”,让他走到了今天。

孟伟,2010年就读浙江大学,本科结束后直博,在博士研究生的8年时间里,他结婚生子,未能毕业。2022年年初,他注册短视频账号并成为一名外卖骑手——可能是国内已知学历最高的外卖小哥。

送外卖只是一份“灵活”的工作,孟伟反复强调,尽管经历了延毕3年,以及即将离开学校,但他并没有放弃博士学位。根据规定,博士结业后还有一次换证机会,三年内达到博士毕业要求,就能换毕业证和学位证。

孟伟的发声也引起学院的关注。通过媒体,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也做出了相关解释。学院方面认为,孟伟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。

△孟伟(右一)

从“十佳大学生”到“直博延毕”

博士生延毕,孟伟并非个例。2017年发布的《中国教育统计年鉴》数据统计显示,中国博士生毕业延期率从2008年的54.03%攀升至2017年的64.14%。这当中,直博生未经研究生阶段的学术训练,更难走上科研道路,是常见的情况。

孟伟就是直博生。就读博士,除有普博,还有直博。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普博是大学本科毕业后,按照先硕士后博士的成长路径就读。而直博,就是本科毕业后直接读博士。

2014年,孟伟本科毕业就读博士学位,一切顺利的话,他将在2019年7月毕业,但他被延毕了。他所在的实验室,博士毕业要求是两篇SCI论文和一篇能过盲审的博士论文,但孟伟都没有。

这并不是就读期间孟伟浑浑噩噩生活的证明,实际上他的学生工作履历丰富,尤其在2018年,他被评为浙江大学“十佳大学生”。孟伟在朋友圈分享了这一消息,还配文“我用九年获此殊荣,下一个目标:杰出校友”。

△孟伟朋友圈分享,2018年,他被评为浙江大学“十佳大学生”受访者供图。

而社会性工作跟学业是两回事。孟伟的导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曾提醒过孟伟。学院方面也表示,2018年,孟伟科研工作聚焦和投入不足,始终未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。2019年,孟伟撰写并投稿两篇学术论文,分别因创新点不足、需要增加数据等原因被拒。其间,导师组多次指导,提出修改建议,但孟伟至今未完成修改任务。导师组后期多次规劝其转硕,但孟伟一直予以拒绝。

对于转读硕士生,孟伟显得很排斥,他不想妥协。他表示,博士前两年被安排做8个企业和政府的横向课题(“横向课题”是指各级政府及政府职能部门、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等委托研究的课题),没有时间专注自己的博士课题研究,加上导师指导不够,致使自己未能顺利毕业。

“直博生科研底子弱。我纠结自己没有走通研究的所有环节,钻了牛角尖出不来,对自己产生怀疑。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孟伟这样解释。

这甚至让孟伟身体出了问题,“我抑郁了,服药几个月后,体重从160斤升到了230斤。”

孟伟认为,自己自始至终也没有过“被导师耽误”的表达,但这的确是个隐性存在的“问题”。而对于这个“问题”的描述,他归咎于制度上的不健全、不完善,“老师抓住了制度上的漏洞。”

“可能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,比如说去承担一些跟自己研究无关的事。”他说,“我导师在回应里也说了,说我们课题组其他博士都毕业了,目前已经毕业了多少多少人,但就我没毕业。”

“他们是按照这个路径走的,为什么到我这里就走不通?”孟伟在接下来的表达中用到了“初心”这个词。“我就是想不通,有些事情我就是觉得跟我的读博时的初心是不一致的,我不想按照这条道路去走。”

“与其说‘躺平’,不如说我更多的是一种抵触。”他认为,自己博士刚入学时,可以接受一些不完美、甚至上不了台面的学术行为,但高年级之后,他认为应该对得起博士多年的时间精力和投入,要做一些拿得出手的、响当当的硬成果。

但他认为,自己需要适合的博士指导、正确的研究方向、心安的研究状态,但他花费8年时间未能探寻到。于是他现在也在考虑更换研究环境,甚至更换导师。为此,孟伟不介意把博士论文“从头再来”,也就是从头开始。

想为群体发声

  • 复刻表
  • N厂手表
  • 半价生活
  • 北京注册公司
  • 企业云存储
  • 视频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