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一. 11月 28th, 2022

乌云网

白帽子丨乌云知识库丨Wooyun丨乌云漏洞平台

近60%影院关门 还能挺过疫情吗?

admin

4月 8, 2022

“靴子落了地,济南影院即日起关门。”3月30日,董文欣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张红头文件,语气平静地说道。当天,济南通报4例新冠阳性病例。

两天前,她还庆幸地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济南的影院都开着,只不过上座人数几乎都是个位数。她是济南百丽宫影城总经理,已经忍受了一个月的煎熬。3月以来,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惨遭低谷,继两年前因疫情停摆之后,百丽宫影城再次面临入不敷出,当月收入不抵房租的困窘局面。

有的同行更惨,济南有一家影院一天只卖出去四张票,“还不如关门呢。”

新冠疫情暴发后,继初期停工的半年,电影院的第二次危机已经到来。今年3月,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超低位运行。3月24日,内地总票房跌破1000万元,止步于965万元(不含服务费)。这是十年来,除疫情复工初期之外,内地单日票房最低的一天。每个影院平均每天卖出50张票,平均每场只有1.8人。

低潮延续至清明。清明节这个迷你档期每年都有5亿多元进账,去年,清明档上映的《我的姐姐》更是收获8.6亿票房。而今年,八部国产片撤档,新片仅有两部引进片《密室逃生2》和《精灵旅社4》撑场面,加上3月上映的《月球陨落》和《新蝙蝠侠》,清明档(4月3日~5日)全国票房最高是在首日为4657.13万元,票房最低在最后一日只有2915.54万元。

2020年7月20日,广东东莞CGV影院国贸店,一位首场观影的观众独自观看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。自7月16日,国家电影总局网站发布了“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可以在7月20日有序恢复营业”后,CGV影院国贸店成为了东莞首家通过检查复工的影院。图/人民视觉

疫情无疑是最直接的原因,但在营业率低的表面原因之下,票房冰点还有更深层的缘由。投资收紧、开工不足、片荒来临、不敢上映……疫情再度暴发叠加疫情前的行业寒冬,对电影业的长远影响已经逐步浮现。观众不愿走进影院,实际上是因为没那么多值得去看的电影了。

两年前,人们还在担忧电影院的生死,像过节一样地迎接影院复工。两年后,当电影院再次落入困境,却连一声关心的询问都很难听见了。疫情以及疫情催生的行业重构,颠覆了人们与电影院的物理和心理距离。当影院已经看似可有可无,也许,“冰点时刻”才真正到来了。

最冷的3月

3月18日,导演蔡成杰看完《新蝙蝠侠》,走出电影院,在手机上瞅了眼票房,低得让他诧异。他手头正有一部新作还没上映,感到一阵来自市场的寒意。“作为拍电影的人,都有这样的担忧吧,”蔡成杰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我也担心将来能不能收回成本,或者让出品方有点基本的收益。”

曾经拍出过《心迷宫》的导演忻钰坤也挺焦虑,这两年,他注意到因为对票房回收没有信心,很多影片撤档,片方囤积的影片太多,回款压力变大,投资新片的诉求就会减少。“影院的大面积停工,会产生非常持久的连锁反应,整个行业都会出现大面积裁员、公司倒闭。”

影院里的这场倒春寒,是在快速复苏中猝然降临的。疫情控制较为平稳的2021年,全国票房从上一年的203.14亿元拉升回472.58亿元,恢复到2019年的74%。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去年预测,全球电影经过两年的沉淀,2022年将迎来电影市场大年。但事与愿违,今年开局并不顺利,春节档便遭遇同比23%的下滑,之后连滚带爬一路下行。

3月底之前,济南还没有收紧防疫政策,百丽宫影城的票房却跌到去年同期一半左右。影城总经理董文欣分析,今年春节比去年早,3月距离春节档比较远,春节档影片余热所剩无几。另外,新上映的大片也表现欠佳。去年3月,海外大片《阿凡达》和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接连上映,使得三四月这个传统淡季,每月也报收25亿元,而今年3月仅有9.1亿元入账。

这是10年来,除疫情影响被要求全部停工外,单月票房第一次跌破10亿元。

影院经理们在焦虑中等待救市强片的到来,超级英雄大片《新蝙蝠侠》被寄予最大的期待。然而,3月18日首映日这天,与《新蝙蝠侠》同时到来的,还有《国家电影局关于从严抓好电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》。中高风险地区电影院一律暂不开放,可是一些并未出现确诊病例的城市,也主动关闭了影院。有观众电影看到一半,被通知立刻清场关门。最终,虽然电影口碑不错,票房却遭遇滑铁卢,八天后才艰难破亿。当然,这部电影的暗黑文艺气质,决定了其不可能成为超级爆款,但这样的票房着实难以匹配“超英片”的身份。

全国影院营业率锐减是票房走低最直接的原因。3月,全国影院营业率跌至50%以下,是自影院复工以来最低点。票房占比前四的城市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广州中,沪深两城影院全部歇业,作为重要票仓的华东地区影院大面积停摆,对票房构成重大打击。即使在电影院正常开放的城市,影院也寒气逼人。为了迎接《新蝙蝠侠》,北京首都电影院将晚间的黄金场次大部分都留了出来,西单店晚间将近一半的场次都排映了该片,并且开了零点场。但增长乏力在第一天就很明显了。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分析,这跟全国大盘太低有关,“谁也没想到,全国大盘低到这个份儿上。”

一位影院从业者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电影院里的氛围与社会氛围具有同频的特点:当整个社会心态较为积极,影院就会出现叫座的娱乐片;当社会在一段时期里弥漫着焦虑和紧张,人们也很难在影院里找到沉浸的感觉。这既可以在社会心理机制上找到原因,也伴随着片方和影院顺应社会氛围的主动调整。而现在,不论因为疫情蔓延还是国际形势,社会情绪明显是后一种状态。

疫情暴发两年多来,影院已经成为受打击最重的营业场所之一。不通风、长时间聚集等因素叠加,使得影院被想象成一个危险的病毒传染源。然而事实上,影院里至今没有暴发过一次聚集性疫情。“每一波疫情到来,电影院总是最先关门、最后开门,潜移默化地大家都觉得,去电影院观影是个非常危险的事情。”董文欣无可奈何。

相比于疫情的困扰,另一个问题更难解。首都电影院副总经理于超发现,电影产业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循环:观众觉得影院没那么多好电影,所以不愿意去影院,导致上座率低、票房低迷;片方看到票房低迷,不愿意投钱拍大片,就更没有足够的优质片源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出现了片荒。

  • 复刻表
  • N厂手表
  • 半价生活
  • 北京注册公司
  • 企业云存储
  • 视频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