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费县515惨案-2021.1.3

某日,家住山东省费县的刘大妈非常开心,因为这一天是儿子娶妻的日子,婚礼仪式在刚刚装修好的新房内举行,漂亮高挑的新娘,和帅气英俊的新郎,
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,双双进入了洞房,新郎挑起新娘头上的红礼带,
挂在墙上,在当地有着称心如意的吉祥寓意,看着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儿子儿媳,刘大妈开始幻想着抱孙子的情形,然而她做梦也不会想到,幸福的日子仅仅维持了半年就戛然而止,儿子儿媳被人残忍杀死在距离新房不到300米的山洞之中,

费县公安局副局长感言
,像这么残忍的案件,十年来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,新婚夫妻双双惨死的信息在当地炸开了锅,人们惊诧犯罪份子如此丧心病狂之余,纷纷猜测这对夫妇是否得罪了什么人,
才遭此横祸,财杀?情杀?仇杀?各种猜测不断,局长坦诚当时舆论压力很大,只有尽快破案,才能平息老百姓的恐慌情绪,
新郎叫孙刚,26岁,新娘叫李红,24岁,半年前刚刚举行了婚礼,喜字还没有散去,二人却双双遇害。据悉,二人夫妻感情较好,平时孝敬各自的父母,有口皆碑婚后为了生计,二人在路边做起了饮食生意,被害前没有反常迹象,新房位于城乡交界处,比较偏僻,南边是一片树林,西边是一条河,周围虽然有房屋,却无人居住,那么案发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?
据刘大妈说,案发前一天下午,儿子打来电话,说第二天要回老宅吃饭,可是直到第二天十点,儿子儿媳都不见回来吃饭,刘大妈越想越不对劲,就往儿子家中赶,儿子的新房大门并没有反锁,但是家中却空无一人,当刘大妈转身走出大门时,院子里的一幕让她惊慌失措,儿子家的小狗浑身是血躺在院子里,吓得她腿都软了,
根据对现场的勘察,警方推测,刘大妈的儿子儿媳极有可能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遭遇了不测,费县警方兵分两路,一路民警继续在案发现场寻找有价值的线索,而另一路民警,则在案发地周围展开搜索,很快,案发现场勘察的民警有着重要突破,在这间院子的东西两侧,有两个监控探头,其视角可以覆盖整个院子,此时连接探头的电缆线却被人剪断,与监控相连的电脑主机,也不知去向,在院墙上,还有几处人蹬踏过的足迹,而新房的窗户护栏上,竟然出现了一个方形的缺口,

由于新房地处偏僻,为了防止小偷进入,刘大妈的儿子不仅撞了监控,每扇窗户还装了防盗栏,然而眼前的一切,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,防盗措施做得如此完备,然而还是被凶手强行闯入,这个人是谁?为何如此猖狂?在这间屋子共有五个房间,每个房间都非常凌乱,房间里的衣柜,壁橱都有被翻动的迹象,凶手似乎在寻找什么?很快,在新郎新娘的卧室地上,警方发现了一处隐蔽的血迹,经过仪器搜索,现场被人用拖把曾经打扫过,血迹就是被打扫却没有打扫干净的,警方猜测被害人的家中,极有可能是案发第一现场,就在这时,新房南侧的一间卧室里,几件散落在地上的女人衣服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这些衣服上,都有明显的撕扯痕迹,警方心里一沉,案发现场情况错综复杂,暗藏玄机,似乎向警方暗示着什么。
经过勘查,桌上的一锅红烧肉,也同样令人生疑,刘大妈说他的儿子从来不吃肉,而她的儿媳妇也只是瘦肉,那么这锅肉是给谁准备的?如果是为客人准备的,那么为什么放在锅里,经过检查,这一桌红烧肉明显是刚做不久的,其余还有些咸鱼头,咸菜炒肉丝,明显一个案发前的一个情形,因为盛放方式比较异样,铲子还在锅里,所以警方推测这盘红烧肉,是给外人准备的,这个客人是谁?很可能是最后来他家吃饭的人,也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,既然是招待客人,为何桌子上只有两双筷子?就在警方对一桌晚餐一筹莫展时,外围调查民警在新房西面的温良河里有了意外收获!
警方在温良河里捞起了三个塑料袋,塑料袋中的东西十分凌乱,在这三只袋子中,不仅有带血的衣物,还有两张银行卡,经过辨认,衣服都是儿媳儿子近几天穿的,而两张银行卡
一张是刘家儿媳的,另一张刘大妈却并不知情,签名人写着付某,最后取款日期是案发前第三日,这张有付某签名的银行卡是一张低保卡

,付某是年近70的老人,他住在离案发地100公里以外的汶南镇,奇怪的是这张银行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受害人的口袋里?它和这对夫妇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?经查,持卡人付某与新婚夫妇并无关系,警方推测可能跟犯罪嫌疑人有关联?付某年近70,体弱多病,长年卧病在床,他的作案嫌疑几乎为0,在调查中中,付某告诉警方,自己有个儿子,叫付刚,今年26岁,整日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付刚在外流浪网吧,结交的人也是不三不四的人,也没有正常的收入来源,也没有正当的工作,付某的低保卡也一直被儿子霸占着,一有钱到账,就被儿子取完,如今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,就在这时,银行传来信息,案发当晚,新婚夫妇的银行卡被人分六次取走11000元,调取取款记录,发现一个穿着女式连帽外套的男子出现在提款机前,经辨认,这件外套,正是刘大妈儿媳的,而令人气愤的是,嫌疑人在取款中都会情不自禁的微笑,很是开心,然而经过比对
,案发当晚取钱的并不是付某,难道付刚不是凶手?案发当晚残忍杀害新婚夫妇的人另有其人?有人举报,在案发下午2点,在附近废水站附近,出现了四名可疑男子,其中高个男子体态偏胖,他们在那里待了3个小时,6点,有人听到新房里有凄惨的狗叫声,经过比对,村民口中的胖子叫付刚,其余三人是他的同伙,通过对付刚的社会关系调查,警方确定了四名犯罪嫌疑人,而到银行ATM机取钱的正是其中一名叫赵峰的,为了抓到四名犯罪嫌疑人,警方在各个交通枢纽展开布控,很快,在一辆开往青海方向的客车上,警方发现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的踪迹,最后在泰安市宁阳到境内追上了这辆公共汽车,
犯罪嫌疑人怎么都没想到?警方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,案发一星期下午,四人被押回费县,很快交代了杀人藏尸的全过程,他们四人都是在网吧里认识,案发当天,已经身无分文的他们决定弄点钱花花,
经过商议,四人从老家汶南镇来到费县打算伺机作案,很快,在偏僻的温良河附近,他们发现了被害人家的新房,经过几个小时的勘察,最终确定了作案目标,他们觉得被害人家装修考究,应该有点钱,在确定屋中没人后,四人携带作案工具潜入里面,并剪断了监控,可是他们在里面翻找了一个多小时,却并没有发现贵重的线索,当他们决定离开时,却发现了意外状况,也正是这个意外,导致了悲剧的发生,据悉这四人前后在山东境内作案百起,涉案金额达10万余元,他们进入房间的时间是六点多,小夫妻回家是七点多,他们完全有时间离开,然而却是一张照片,改变了一切,原来他们正打算离开时,房间里一张新娘的照片让他们恶念顿生,他们悄悄地潜在房里等待新婚夫妇归来,当晚因为无证经营被取缔经营资格的小夫妻落寞地回到了家中,四人将这二人制服,问出了银行卡密码,然后赵峰负责去取钱,一共取了11000元,拿到钱后,四人并没有离去,而是反客为主,炒起了一锅红烧肉,大吃大喝起来,酒足饭饱后他们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漂亮的新娘,在折磨了将近8小时候,将二人残忍杀害,并毫无悔意地清理完现场在离开时,付刚
看上了新郎的裤子,欣喜地换上后发现有血迹,无奈只能拖了下来,并在匆忙中将父亲的低保卡落在了里面,也正是这样,使得警方很快就锁定了他们!由于四人犯案主观恶意明显,应当是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