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荣枝最新消息-2021.1.9

近日关于劳荣枝事件最新消息传来,据悉劳荣枝表示拒绝为家人请律师引发了不少的关注,近日劳荣枝二哥回应道歉声明又说了什么呢?背负7条人命的劳荣枝又说了什么呢?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详情始末吧!

劳荣枝落网后画面

“劳荣枝案”沉寂九个月后,再次走进舆论视野。目前,检察机关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绑架、抢劫罪案提起公诉,这意味着“审判劳荣枝”正式进入法理程序。然而,从劳荣枝落网以来,她的家属始终坚信“她当时是被法子英胁迫作案”,按照“劳荣枝二哥”(以下简称“劳二哥”)的说法:“我妹妹不会去杀人”。

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“劳二哥”的说法,并非只是简单的“袒护逻辑”。因为,就劳荣枝认识法子英时,才刚二十出头,而且还是“小学教师”。在一定程度上,如果不是法子英的出现,她很可能并不会被卷入“命案”。就如,“劳二哥”所称:“劳荣枝在法子英杀人案中肯定难脱干系,她落网后我就有心理准备”。

于此,就“劳二哥”的公开道歉,应该是真诚的。他在公开道歉中说:“作为劳荣枝的家属,我们无比懊悔,只有诚恳地道歉”。这其实属于整个家庭的声音,因为二十多年来,整个家庭所遭受的非议,始终笼罩在他(她)们的心头。而劳荣枝的落网,只不过将家庭之耻再次拉回到现实之中。

就如“劳二哥”面对媒体时强调:“骂她,她也听不到”。对于自己的妹妹,他坚信只是法子英的“钓鱼钩”,算是同谋。不过,他也认为,面对这么大的案子,法律还是会审判劳荣枝。事实上,对于“劳二哥”的公开道歉来讲,道歉内容的具体篇幅很小,更多内容用来述说家庭成员的心路历程。

“劳二哥”说,案发二十多年,劳荣枝没有和家人联系过,如果她跟家里有联系,我肯定要劝她投案。这二十多年,我们既恨她,也想亲口问她,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。与此同时,“劳二哥”也强调:作为兄长,没有教育好劳荣枝。对于这些“又恨又爱”的表达,或许只有至亲之间才会存在。

只可惜,在众多命案中,媒体舆论往往只关注如何慰藉受害者及其家属,而对于罪犯的家属往往会被无情地打入“原罪范畴”,即便法理上毫无关系,但是道德审视上,貌似永远抬不起头来。所以,对于“劳二哥”在公开道歉中所强调的“一个人死了,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会受到持续伤害”,应该算是发自内心的悲鸣。

要知道,我们强调罪犯家属的痛苦,并非是要轻视受害者及其家属的痛苦,而是作为“无辜者”来讲,他(她)们都是“受害者”,只不过各自的站位不同,社会所投射的定性不同而已。于此,“劳二哥”公开表态,就不应该过多的去批评,而是应该较为宽容地去接纳。

说实话,“劳家人”这二十多年来,应该过得并不容易,即便劳荣枝的罪过跟他(她)们毫无瓜葛。这种情况下,“劳家人”是可以拒绝毫无人性的站队逻辑的。因为,在基本的现实里,劳荣枝就算最后被送上断头台,她也永远是“劳家”的成员,而这一事实,永远无法被改变。

所以,无论“劳家人”最终作出何种行为,似乎都是可以被理解的。当然,一个基本的事实,他(她)们还是不能回避:“无论如何,劳荣枝是有罪的,即便她是法子英的‘钓鱼钩’”。当然,这些推定,也只是“劳家人”的积极臆断,最终的定论还需要基于法理逻辑。

与此同时,“劳二哥”在谈到妹妹时说:“她之前不愿意见家属委托的律师,可能是妹妹不愿意给家人再带来麻烦”。这实际上,也是作为家属在对罪犯有足够了解的情况下,才会作出的判断。当然,这也反映出,在传统家庭秩序中,“不拖累亲人”被视为一种美德。

对于这样的逻辑,可能会有人觉得有些荒唐,在他(她)们看来,像劳荣枝这样的“女魔头”是跟美德挂不上钩的。可事实上,人性是复杂的。因为对于罪犯来讲,只是属于公域中的魔鬼,而回到私域中,往往可能还是个“好女儿”,“好妹妹”。

所以,对于“劳二哥”的说法,自然也是合理的。当然,回到劳荣枝的立场上,她自己酿成的苦果,终究还是要自己去承受的。只不过,她再怎么不愿意麻烦家人,还是无法消除对家人的伤害。并且,这还不只是单纯的道德压力,也存在对亲缘关系的摧毁性打击。

另外,透过“劳二哥”的公开道歉,我们还是能清晰地看到,作为家属还是想尽可能地去“打捞”自己的亲人。当然,这种“打捞”逻辑,应该并非是要僭越法理的秩序,而是想通过可能性的案情细节,为劳荣枝求得一线生机。就如“劳二哥”在公开道歉最后所强调的“我们也抱着希望,希望我们的希望,不要破灭”。

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这属于较为朴素的愿望。但是,在基本的伦理体系中,人们已经把劳荣枝定性为十恶不赦的女魔头,认为她必须以死谢罪才能交代普遍性正义的诉求。这就导致,“劳家人”稍有“打捞”劳荣枝的倾向,就会被认为在故意忽视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感受。

不得不承认,“劳家人”将长期被笼罩在非议之中。虽然,在一定程度上,“劳荣枝的落网”会对非议进行一定的稀释,但是,“劳家人”内心的痛苦可能才正式地摊开了。因为,二十年来,“劳家人”始终都是心悬半空,一边渴望有消息,一边渴望永远没有消息。毕竟,只要有劳荣枝的消息,就意味着她将面对法理的审判,而在这个过程中,“劳家人”应该始终是矛盾的。